中华传统文化与人类命运共同体
 
当前位置:主页 > 人文 > 人文资讯 > 正文

漫谈曾胡左李︱胡林翼的“中年变法”

时间:2017-06-22 14:41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张宏杰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按道理,曾国藩与胡林翼早就应该成为好友。两个人论籍贯的话,同属长沙府(一个是湘乡县,一个是益阳县),是货真价实的老乡;论年龄,只差一岁(曾国藩大胡林翼一岁);

漫谈曾胡左李︱胡林翼的“中年变法”
【图语:曾国藩】

  初入官场的胡林翼与曾国藩

  按道理,曾国藩与胡林翼早就应该成为好友。两个人论籍贯的话,同属长沙府(一个是湘乡县,一个是益阳县),是货真价实的老乡;论年龄,只差一岁(曾国藩大胡林翼一岁);论中进士的时间,只差一科(胡林翼道光十六年金榜题名,而曾国藩到了下一科也就是道光十八年才中)。中进士后又都进了翰林院,成为同事。这两个人又都是交游广阔之人,似乎没有任何理由不成为朋友。

  但是很奇怪,两个人同在北京的一年多时间里,交往极为疏淡。翻遍曾国藩京官时期的日记,关于与胡林翼交往的记载只有寥寥数条。一条是道光二十一年七月十四日,曾国藩到胡林翼家询问其父归葬之事:“至胡润之处,问伊扶榇归葬事宜。”(胡林翼送了曾国藩两部陶澍文集:“胡送余《陶文毅公全集》两部。”)另一条是数日后送胡林翼父亲的灵柩出京:“早起,走送胡云阁先生柩殡出京。”

  这两次交往,都是纯粹礼节性的。胡林翼的父亲胡达源也在北京为官,是曾国藩的前辈,他病逝于北京,儿子胡林翼扶棺南返,这样的场合作为老乡的曾国藩当然应该参加。除此之外,有关二人交往的记载极少。

  这是为什么呢?主要是因为两个人出身、门第、性格、作风皆大不相同。曾国藩出身普通农家,而胡林翼是官宦子弟。

  胡林翼的父亲胡达源是探花出身,岳父陶澍则更是一代名臣,做到两江总督,所以他是世家子弟。胡林翼又是老胡家的独苗,胡达源三十五岁上才得了这个儿子,爱如珍宝,对胡林翼学习方面的要求还算严格(所以胡林翼才能科名早达),但是生活上就比较放任了。胡林翼十九岁上入赘陶家,据说洞房花烛之夜,居然在外面烂醉而归。婚后不久,“常恣意声伎”,出入色情场所。“时胡润之亦在文毅幕中,僚属之冶游者皆借润之为名。”也就是说,陶澍幕府中的其他人出去声色犬马,都打着胡林翼的旗号。人们甚至给胡林翼起了个外号,叫做“附驴”。一是比拟“驸马”,二是借“潘驴邓小闲”之典,可见胡林翼年轻时是多么放诞不羁。据说陶澍对此并不在意,反而对别人解释,此子将来必成大器,为国操劳之日多,现在不妨让他多多行乐,“盖预偿其后之劳也”。当然,这只是野史传说而已。以陶澍之身份,加上当时的社会风气,他是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的。但既然多种笔记都不约而同地提到胡林翼有冶游之习,可见这不是空穴来风。

  据说进京为官之后,胡林翼还是积习难改。黄濬《花随人圣盦摭忆》中说,有一天,胡林翼和老乡周荇农一起冶游,在妓院过夜。不料,巡察人员突然来到,周荇农为人机警,跑到厨房找了件大厨的衣服披上,蒙混过去了。胡林翼却被抓了起来,关到局子里,“不敢吐姓名,坐是颇受辱”,不敢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遭了很多罪。

  此事在曾国藩家书中也可以见到一点旁证。曾国藩在家书中曾提到,“同乡周荇农家之鲍石卿,前与六弟交游;近因在妓家饮酒,提督府捉交刑部,革去供事,而荇农荻舟尚游荡不畏法,真可怪也!”可见这个周荇农的放荡大胆是出了名的。

  曾国藩出身普通农家,生活水平和生活方式与胡林翼大不相同。胡林翼是个轻裘肥马的浪子班头,整日花中消遣,酒内忘忧。曾国藩却是清贫拮据,谨言慎行。到京不久,曾国藩就发誓要做“道学家”,“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天天记检身日记,连多看两眼美女都会在日记中检讨半天。因此胡林翼在曾国藩眼中,是一个骄奢淫逸的公子哥儿,一般情况下只能敬而远之。

  两个人性格也大不相同。

  胡林翼是一个少年天才,据说胡林翼两岁时,祖父右执书而左抱之,他“视书目不转睛,隐隐有识之之状”;五岁时,祖父“示以堂楹联语,室壁图画,辄能记诵不忘”。1819年陶澍赴官时经过湖南益阳,偶遇在祖父身边玩耍的八岁的小林翼。小林翼长得清秀可爱,对长辈又彬彬有礼,一举一动落落大方,说起话来更是像小大人一样:“进退居止有常度,吐词不疾不徐”,聪敏一望即知。陶澍大喜,“惊为伟器”,说“吾已得一快婿”。当时就与胡林翼的祖父商定,把自己才五岁的女儿许配给了他。陶澍眼光很准,胡林翼科名顺遂,他二十三岁因返乡之便参加科举考试,当年六月中秀才,八月中举人,第二年入都会试,三月中进士,四月点翰林,真可谓春风得意马蹄疾。成年后的胡林翼更是一表人才,“状貌英伟”(郭嵩焘语),“精悍之气,见于眉宇”。综合这些材料,我们可以确定胡林翼是一个精明强干、反应迅速、聪明外露的人(胡林翼祖父在家书中汇报说,“林翼好,但喜多言。”从小就喜欢说话)。

  反观曾国藩,天资平平,内向儒缓,望之无足异者。曾国藩成功全靠苦读。他十四岁就开始参加考试,结果秀才考了七次,进士考了三次,“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比胡林翼晚了两年才中进士,在翰林院成了胡林翼的“晚辈”。曾国藩自己说过,有些人是天才,处事果断:“敏,有得之天事者,才艺赡给,裁决如流,此不数数觏也。”胡林翼正是这样的人。曾国藩则是另一个极端:“余性鲁钝,他人目下二、三行,余或疾读不能终一行。他人顷刻立办者,余或沉吟数时不能了。” 两个人的性格一快一慢,一外向一内向,并不投合。胡林翼“少以才气自豪,视世俗无当意者”,土头土脑、一脸苦大仇深的“土包子”曾国藩显然也入不了青年胡林翼的法眼。

  而胡林翼与性格明快的左宗棠却能一见倾心。早在道光十三年,左宗棠赴京会试,在北京结识了胡林翼,二人顿成莫逆。胡林翼所欣赏的,正是左宗棠的明快直爽。二人“每风雨连床,彻底谈古今大政,论列得失原始要终。若预知海内将乱者,辄相与欷歔太息,引为深忧。”每天晚上共居一室,彻夜纵谈,探讨天下古今政治得失,为大清王朝的前途忧心忡忡。左宗棠后来回忆他们初识之相的情景说:“我歌公咢,公步我趋,諧谑杂遝,不忘箴言。”纵歌击鼓,抚掌大笑,两个性格投合的年轻人的相处起来是多么欢快。

  可见在门第之外,性格更是北京时期曾胡二人交往的主要障碍。

  曾国藩初入翰林院时,胡林翼正处于一帆风顺之境。胡林翼本人才调绝伦,父亲胡达源和岳父陶澍官场基础又非常深厚,所以胡林翼刚入翰林,就显出一副势不可挡的“红翰林”之势,接连被任命为国史馆协修、会试同考官,道光二十年又被任命为江南乡试副主考。主持乡试,既可以收取众多门生,又可以捞到不少“外快”,是翰林们最梦寐以求的差事。这蒸蒸日上的势头,令所有同僚都羡慕不已。

  而曾国藩刚刚以三甲身份进入翰林院。三甲在进士中“低人一等”,进入翰林院也只能授从七品的检讨一职,比胡林翼低了半级。胡林翼是政治舞台上的一颗新星,光彩照人。而曾国藩却心存自卑,只能甘居角落。

相关新闻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以优质教育创造美好生活
范长江生平纪念展重庆开展
 
 
 
发展传统剧目要汲取现代养料
九九重阳<专题>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