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人文 > 人文掌故 > 正文

颜真卿的寂寞和荣耀

时间:2018-05-10 15:36     来源:新华日报     作者:朱新法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公元743年,也即唐天宝四年,35岁的颜真卿在洛阳向张旭请教笔法,并写下流传至今的《述张长史笔法十二意》。

颜真卿的寂寞和荣耀
【图语:颜真卿】

  公元743年,也即唐天宝四年,35岁的颜真卿在洛阳向张旭请教笔法,并写下流传至今的《述张长史笔法十二意》。

  29年后的唐大历七年,还是在洛阳,颜真卿接待了前来拜访的年轻僧人怀素,那年怀素恰好也是35岁,颜真卿为他撰写了《怀素上人草书歌序》。

  张旭和怀素,是中国书法史上两位耀眼的草书大家,史称“颠张醉素”。吊诡的是,无论是张旭还是怀素,都是生前就广为世人所知的书法家,而颜真卿生前的书名却不大。尽管后来妇孺皆知“颜体”,但在他生前及身后好长一个时期内,其为人所知,不是因为书法,而是在安史之乱中对叛军的英勇抗击,以及立朝忠亢;在颜真卿77岁时被谋反称帝的李希烈所害后,他成为忠臣的同义词。

  现在经常被人们作为楷书入门的敲门砖《多宝塔碑》,是颜真卿44岁时书写的;被后人称为“天下第二行书”的《祭侄文稿》是他50岁时书写的;被誉为“天下第一楷书”的《麻姑仙坛碑》,是他63岁时书写的。宋代书法家米芾说过,颜真卿经常将自己的书法作品叫家僮刻成碑,这说明,颜真卿对自己的书法水平无疑是自负的,是想传之后世的。

  那么,有什么证据说颜真卿生前的书法知名度并不大呢?

  比较一下新、旧《唐书》对唐朝书法家的记载和评价,以及唐朝书法评论家,几乎无视颜真卿的存在。

  初唐书法家以虞世南、欧阳询和褚遂良最为知名。新、旧《唐书》对这三人的书法成就着墨很多。如果说上述三人不仅是书法家,更是高官,因而史书要详细记录他们的书法成就的话,那么,草书大家张旭并没有显赫的仕宦经历。《新唐书》说,张旭嗜酒,每大醉,呼叫狂走后才写字,甚至用头发濡墨而书,酒醒以后,看到自己的草书,以为是神品,清醒时绝对写不出来。张旭的生平资料很少,就是这几句话,定格并定位了张旭的癫狂形象和草书成就。

  柳公权整整比颜真卿小了69岁,无论是《旧唐书》还是《新唐书》,对柳公权着墨最多的就是他的书法成就。柳公权生前的书名之大,是十分罕见的:公卿大臣死后立碑,如果碑文不是请柳公权书写的,人家会认为子孙不孝;前来向唐皇帝进贡的外国人,专门要带上一笔资金购买柳公权的书法作品。唐穆宗请柳公权在殿中题壁,称赞柳公权的书法说,钟繇、王羲之复生,也不会比柳公权强!

  然而,形成明显对比的是,尽管颜真卿出身很高,26岁时就进士及第,历任多地刺史,当过礼部尚书,官职显赫,但是新、旧《唐书》对颜真卿的书法评价,用词却吝啬到了极点。《旧唐书》只用了三个字:尤工书。《新唐书》说颜真卿“善正草书,笔力遒婉,世宝传之”,也用了仅仅十二个字。《旧唐书》是五代人撰写的,说明直到五代,颜真卿的书名是远不及柳公权的;《新唐书》是宋人撰写的,欧阳修和宋祁是领衔修撰者,而欧阳修是十分推崇颜真卿的书法成就的,为什么《新唐书》评价颜真卿的书法成就还是这么简略呢?有一种可能:直到彼时,颜真卿的书名还不大,因而作为史臣的欧阳修不方便用过多笔墨称赞颜真卿。

  窦臮是唐朝天宝年间人,他的《述书赋》遍评上古以来的书法家和作品,并评价了当代书法家。他称赞了与颜真卿同时代的书法家徐浩、韩择木、蔡有邻,唯独没有提到颜真卿!

  当然,也不是唐朝所有人都没有认识到颜真卿的价值。晚唐草书家释亚栖有《论书》一篇,将颜真卿和智永、虞世南、李邕、褚遂良相提并论。可惜的是亚栖的看法没有引起重视,五代修史者对颜真卿仍吝于赞美之词就是证据。南唐后主李煜甚至奚落颜真卿的书法说,颜楷像“扠手并脚田舍汉”,完全是乡下粗鲁人的形象。

  直到北宋,颜真卿才被真正发现。

  最初力挺颜真卿的正是欧阳修。欧阳修将颜真卿的人品和书品放在一起评价,说,他的书法就像忠臣烈士、道德君子,“忠义出于天性,故其字画刚劲独立,不袭前迹,挺然奇伟”。欧阳修的门生、排在书坛“宋四家”之首的苏轼就说:“诗至于杜子美(甫),文至于韩退之(愈),书至于颜鲁公(真卿),画至于吴道子,而古今之变,天下之能事毕矣。”同样是书坛“宋四家”之一的黄庭坚认为,颜真卿继承王羲之王献之父子的传统时,特别超轶绝尘。

  能够被“宋四家”中的米芾看上的书法家是极少的,他对属于老师辈的苏轼的书法也不大以为然,说苏轼是“描字”,又说黄庭坚是“画字”。不过米芾对颜真卿还是比较客气的,虽然说颜真卿的楷书“入俗品”,但“行书可教”,并称赞颜真卿的《争坐位帖》是“杰思”。

  与苏轼等人同时代的书法评论家朱长文在《续书断》中评价唐宋时期的书家,最高等级的“神品”只有三个人:颜真卿、张旭、李阳冰。并特别强调说,自王羲之、王献之以来,“未有如公者也”。

  从此以后,颜真卿在中国书法史上的崇高地位被确定了,后世的书法评论家多数对颜真卿推崇备至。颜真卿的寂寞和荣耀

    相关新闻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金融不可脱离实体经济
    宗璞《北归记》:大历史与自叙传
     
     
     
    拯救脸谱
    老人失眠别乱用保健品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