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嘉璐:中国的复兴是历史的必然
 
当前位置:主页 > 人文 > 人文研究 > 正文

杜甫众筹建草堂

时间:2017-11-20 15:56     来源:重庆晚报     作者:林赶秋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太阳还是那轮太阳,但余晖照耀的山川、行人的装扮却跟中原大异其趣。进了成都城,果然名不虚传。一路上民居华美,树木苍翠,鸟雀入睡前的聒噪声,街巷坊肆间的笙箫声,不绝于耳,真不敢相信这已是季冬了。
杜甫众筹建草堂
【图语:杜甫】

  太阳还是那轮太阳,但余晖照耀的山川、行人的装扮却跟中原大异其趣。进了成都城,果然名不虚传。一路上民居华美,树木苍翠,鸟雀入睡前的聒噪声,街巷坊肆间的笙箫声,不绝于耳,真不敢相信这已是季冬了。日夜兼程将近一个月,几乎接近崩溃边缘,还好这趟自陇右远赴剑南之行总算平安抵达目的地了,收起茫茫乡愁,杜甫长舒了一口气:“自古有羁旅,我何苦哀伤?”露浓,风急,木石滑,手脚寒,诸如此类的羁旅之苦,古往今来俱如此,自己又何必哀伤不迭呢?

  既来之,则安之。在短暂的寺庙寄居生活之后,杜甫着手准备在成都西门外浣花溪畔自建一座房子,以便安顿一家老小和自己那颗辛苦漂泊的心。拿他的话说,就是“营草堂”、“营茅屋”,或者文艺一点——“营茅栋”。此时此际,他这个自嘲是“囊空恐羞涩,留得一钱看”的“饥愚人”,哪里还有什么建造屋舍之赀呢?一个游子要在异乡尽快开始自给自足的新生活,又谈何容易!

  他先是在成都“浣花溪水水西头”,选了一块林塘幽美的宅基地,紧接着官居司马的表弟王十五前来看望,并特意留下一笔钱财,让正在发愁的老杜喜出望外。他不但铭感于心,嗣后还作韵语以记之:“客里何迁次,江边正寂寥。肯来寻一老,愁破是今朝。忧我营茅栋,携钱过野桥。他乡唯表弟,还往莫辞遥。”此诗之题表达得更为直接——《王十五司马弟出郭相访,兼遗营茅屋赀》。这样一来,焦额燃眉之急可解,迁居次舍之愿可成。

  采椽,架梁,铺茅,当然远远不够。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于是,杜甫《从韦二明府续处觅绵竹》:“华轩蔼蔼他年到,绵竹亭亭出县高。江上舍前无此物,幸分苍翠拂波涛。”韦续,家里排行老二,官居明府,也就是绵竹县县令。该县特产一种竹子,名曰绵竹,其皮似绣,有如斑竹。华轩指韦署,其间绵竹蔼蔼,出县之梢更是映波加翠,老杜借口舍前无此物,便分了几株移栽在草堂之外。

  光有竹子,还不完美。“草堂堑西无树林,非子谁复见幽心?饱闻桤木三年大,与致溪边十亩阴。”堂西夕照,夏天很热,老杜便想得木成阴,所以又厚着颜面《凭何十一少府邕觅桤木栽》。子指何邕,他当时是利州绵谷县县尉,排行十一,故称少府。桤木,也是蜀中特产。《蜀中记》载:“玉垒以东多桤木,易成而可薪,美阴而不害。”它成长周期快,既是烧火之良材,又是遮阴之嘉木,难怪杜甫要载上十亩。

  不啻如此,杜甫在《萧八明府实处觅桃载》《诣徐卿觅果载》等诗中记录,“不问绿李与黄梅”,反正多多益善。最让老杜耿耿于怀的是《凭韦少府班觅松树子载》,这些松树虽然经过精心移植,在草堂却只存活了四株。他以后浪游川北时,还恋恋不忘这四棵新松:“新松恨不高千尺,恶竹应须斩万竿!”一旦重返草堂,看见万竹扶疏而四松犹在,而且已然“离立如人长”,他真是掩饰不住那由衷的高兴。难能可贵的是,韦班韦少府不仅仅送松树给杜甫,还给了他一些质地轻坚、色胜霜雪的瓷碗。这些白碗产自大邑,以指扣击之,其声凄清如玉。

  凭借这些友情赞助,经过几个月的费心打造,一座“桤林碍日吟风叶,笼竹和烟滴露梢。暂止飞乌将数子,频来语燕定新巢”的草堂院落就算大功告成了。与此同时,当然还引来了周边群众的围观,正所谓“旁人错比扬雄宅”,这宅又称“草玄堂”,与“草堂”只有一字之差,取义却大相径庭。对于这谬赞,杜甫表面上“懒惰无心作《解嘲》”,心底却是默许而窃喜的。然世事变幻无常,如此苦心经营、情谊满屋的草堂,老杜真正安居其中的岁月却短得可伶,“仅阅岁而已”。但草堂之名,与其山川草木,却皆因杜诗而千载不朽,此盖诗人之不幸,而其堂屋草木之幸也。杜甫众筹建草堂

    相关新闻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中国的复兴是历史的必然
    谈诗人顾彬 他永远不会是一个固步
     
     
     
    宋代斗茶的历史研究
    九九重阳<专题>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