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字如面,习近平的“尺素传情”
 
当前位置:主页 > 人文 > 人文研究 > 正文

从《清稗类钞》看清代扬州人文之盛

时间:2016-09-12 15:39     来源:扬州晚报     作者:方亮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清稗类钞》是清末民初徐珂编纂的著名史料笔记集。全书分九十二类,一万三千五百余条。记载之事,上起顺治、康熙,下迄光绪、宣统;内容极为广泛,加之编者态度严谨,故此书向为治清史者所重视。

从《清稗类钞》看清代扬州人文之盛
【图语:《清稗类钞》】

  《清稗类钞》是清末民初徐珂编纂的著名史料笔记集。全书分九十二类,一万三千五百余条。记载之事,上起顺治、康熙,下迄光绪、宣统;内容极为广泛,加之编者态度严谨,故此书向为治清史者所重视。应当引起注意的是,该书关于扬州的内容极为丰富,举凡地理、学术、名人、植物、曲艺、饮食、工艺、方言,等等,皆有涉及。从中可见清代扬州人文之盛,亦可见扬州在清代具重要地位。

  一

  名臣硕儒,灿若群星

  清代扬州人文荟萃,名人辈出,灿若群星。《清稗类钞》中扬州名人有名臣、硕儒、文士、状元(王式丹,宝应人)、探花(谢增,仪征人),与扬州有关系的名人则有金农、罗聘、曾燠等。限于篇幅,这里举名臣、硕儒数人。

  作为知名度最高的扬州先贤,说阮元“以文学侍从受知于乾、嘉两朝,任封圻,正揆席,当时著述,蔚为一家”。(《恩遇类》“阮文达以眼镜诗受知高宗”)《清稗类钞》中关于阮元的条目较多,计有三十余条,仅举数条,以概其余:

  据《考试类》“阮文达大考第一”、《经术类》“阮文达解蕉字”等条,可见阮元读书多,学问深。

  《吏治类》“阮文达使倮倮屯种”条,记阮元任云贵总督时“筹边费万金,招倮倮三百余户,驻腾越边界,给地屯种,以御野人”,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教育类》“阮文达教子”条,记阮元任两广总督时,阮福出生,僚属送礼,他一概谢绝,却在小红笺上给儿子写了一首七绝:“翡翠珊瑚列满盘,不教尔手一相拈。男儿立志初生日,乳饱饴甘便要廉。”表明他对新生儿的期望。

  《讥讽类》“斯文扫地不孝通天”“见龚则聪交龚则阔”条,则记阮元与吴锡麒、龚自珍轶闻佳话。

  此外,对于阮元收藏金石、巧于联对、擅长诗歌、明于识人、推重经学等均有反映,对较为全面了解阮元其人很有帮助。

  王引之不仅是著名学者,而且也是一代名臣。他官至礼、工、吏部尚书,以谏圆明园增防事,嘉庆帝赞其“能言人之所不敢言”。(《谏诤类》“王文简谏圆明园增防事”)

  《清稗类钞》中记载的名臣还有卞宝第、吴文镕等人。《狱讼类》“卞仲纯折狱”条,记卞宝第(仪征人)任大理寺少卿,“以风节闻”,不畏权势,将诱逃人妻的某人按律处置。《吏治类》“吴文节革淫祀”条,记载了吴文镕(仪征人)任云贵总督时,“檄属亲督兵役,将各州县所供奉不经之土木偶像,投之浊流,并将庙宇分别毁拆,或改为善堂义塾,或改祀正神”的事迹。

  扬州学派是清代乾嘉之际重要的地域性学术流派。《清稗类钞》有不少条目涉及扬州学派代表人物,记载了他们的学术成就。如:

  汪中,字容甫,《经术类》“汪容甫解经”条,说他“解经有神识,病古人之疑《周官》、《左传》也,为《周官征文》及《左氏春秋释疑》,皆依据经证,箴砭俗学”。

  扬州学派另一代表人物焦循,“早慧,八岁至人家,客有举冯夷音如缝尼者,焦曰:‘此出《楚辞》,冯字读皮冰切。’客大惊。”(《异秉类》“焦里堂早慧”)他曾得到江苏学政刘墉的赏识,并接受刘墉研习经学的建议,《经术类》“刘文清勖焦里堂习经学”条对此记载甚详。焦循“善读书,博闻强记,识力精卓,于学无所不通。著书数百卷,尤邃于经。于经无所不治,而于《周易》、《孟子》,则专勒成书”。(《经术类》“焦里堂专治易”)他一心学术,《经术类》“焦李凌皆邃于经”条说他构雕菰楼,“读书著述,恒楼居,足不入城市者十余年”。

  宝应学派是扬州学派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代表人物为王懋竑、朱泽沄。《著述类》“王白田为紫阳功臣”条,说他著《朱子年谱》,“去取精审,于年月先后尤龂龂,少壮精力专注一书”,世称为紫阳(朱熹)功臣。朱泽沄也是研究朱子学的著名学者,《经术类》“白田学派”条,记其学术宗旨:“以为孔子以来相传的绪,穷即穷其所存之心,存即存其所穷之理,止是一事。”

  二

  曲艺杂技,异彩纷呈

  扬州曲艺种类繁多,历史悠久。在现存曲艺中,扬州评话发展最盛,影响最大。《音乐类》“评话”条:“评话,即说书,又名平词。明末国初,盛于江南,如柳敬亭、孔云霄、韩圭湖辈,屡为陈其年、余澹心、杜茶村、朱竹垞所鉴赏。”这里提到的三位评话名家都和扬州有很大的关系。其中,柳敬亭名气最大。他是扬州府属泰州人,后流亡在外,走上说书道路。孔云霄是扬州人。韩圭湖顺治时期曾供奉内廷,晚年也常在扬州。他们对扬州评话的发展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乾隆年间扬州评话达到极盛,出现了不少著名书目,涌现了不少名家。上引“评话”条,“又扬州有善说皮五鬎子者,每登场,则满座倾倒”,这里的“皮五鬎子”的故事,原名“清风闸”,是扬州评话传统书目。这个故事的作者叫浦琳,是清代乾隆时期扬州著名评话艺术家。《音乐类》“浦天玉善评话”条,说他“少不读书,以扫街为生”。因常闻人说评话,而学评话,走上说书道路。他请人读小说书本,“听一过,辄不忘”。他后来以本身经历,“润饰其辞,摹写其状”,创作《清风闸》,塑造了“皮五”这一以讹诈为生的市井无赖形象。浦琳亲自演说此书,“听者皆感动,有欷歔泣下者”。

  清代中期扬州评话艺人队伍中还出现了非职业的知识分子评话名家,叶霜林即是代表。《音乐类》“叶英多说宗留守交印”条,说他“尝三踏省闱而不售”,是个失意的知识分子。他慕司马迁笔下倡优,又想到柳敬亭以说书扬名,乃弃举业辞家浪游数年,学成评话归乡。

  叶霜林擅长说靖康南渡故事,以《宗留守交印》为最工。《宗留守交印》是说北宋、南宋之际东京(今河南开封)留守宗泽的故事。此书“大旨原本史籍,稍加比傅,乃皆国家流离之变,忠孝抑郁之志”。叶霜林说书时,能将宗泽“抚膺悲愤”的心情,“张目呜咽”的神态充分表达出来。宗泽临死前的情况,是全书最精彩、最紧张的一段。“叶英多说宗留守交印”条对此记之尤详:“一时幕僚将士之听命者,及诸子之侍疾者,疏乞渡河之口授者,呼吸生死,百端坌集,如风雨之杂沓而不可止也,如繁音急管之惨促而不可名也,如鱼龙呼啸、松柏哀吟之震荡凄绝而无以为情也。”

  口技,又称像声、象生等,属于民间杂技。清代扬州也曾长期流行口技技艺,《戏剧类》“郭猫儿善口技”条记载了清初扬州艺人郭猫儿的精彩技艺。此后直到清末,扬州仍不乏知名口技艺人。据《戏剧类》“陈金方善口技”条,扬州口技艺人吴小弟、徐老凤技艺高超,在上海以此为生。

  《优伶类》还有关于扬州籍京伶的记载,如同治初名伶夏天喜,“长身玉立,回眸一笑,观者惝怳不能自持。”大宝龄,“面目开阔,气象峥嵘,一洗青楼冶荡之习”。这些记载都是难得的扬州戏剧史资料。

相关新闻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依靠文化自信坚定理想信念
阅读既是私人的事,也关乎传承
 
 
 
这些名字,习近平从未忘记
作家贾大山逝世20周年,河北日报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