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字如面,习近平的“尺素传情”
 
当前位置:主页 > 人文 > 人文研究 > 正文

吴端:青年的崛起与近现代文明的形成

时间:2016-09-09 17:38     来源:当代青年研究     作者:吴端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青年的崛起与近代国家的形成有惊人的一致性,而在后现代化社会中,青年的创造性与新文明形成之间的也存在着重要关联。每一个发达国家以及新兴的发展中国家都将遇到青年的崛起与新文明形成的课题。20世纪青年运动对资本主义文明的批判,以及对新文明、新文化的构筑

吴端:青年的崛起与近现代文明的形成
【图语:青年】

  【原文出处】《当代青年研究》2011年3期

  【作者简介】吴端,日本世代研究中心。

  【内容提要】 青年的崛起与近代国家的形成有惊人的一致性,而在后现代化社会中,青年的创造性与新文明形成之间的也存在着重要关联。每一个发达国家以及新兴的发展中国家都将遇到青年的崛起与新文明形成的课题。20世纪青年运动对资本主义文明的批判,以及对新文明、新文化的构筑与向往,直至21世纪初青年运动的再一次兴起都是一脉相承的。要关注世界史中的青年,更要关注青年的崛起与新文明形成之间的关系。

  【关 键 词】青年/运动/文明/发明

  中图分类号:D430 文献标识码:A

  一、青年与近代国家(民族)的形成

  在近代社会里,对“青年”理念的发现与蒸汽机的发明在同一个时期。1762年卢梭在《爱弥尔》中论述了青年期的现象,三年后(1765年)瓦特发明了蒸汽机,这两项发现都具有划时代的历史意义。但是,正如美国社会学家J·吉里斯(1981年)所指出的,“青年期的发现是属于中产阶级的事物,直到20世纪初,青年期的权利都被中产阶级所独占着”。“中产阶级对发明青年期感到非常满意”。①在早期资本主义社会里,对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劳动阶级来说“青年”和青年期是一种奢侈品,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指出,在资本家的人类学看来,劳动者的儿童期在10岁,至多12岁就结束了。但是,“从工厂制度中萌发出了未来教育的幼芽,未来教育对于所有已满一定年龄的儿童来说,就是生产劳动同智育和体育相结合,它不仅是提高社会生产的一种方法,而且是造就全面发展的人的唯一方法”。②

  “青年”和青年期的概念是近代社会的发明,或者是人类进化的结果。青年期的“自然”、“生理”、“无意识”等特征反映在医学、心理学和社会学的研究成果中。同时,从人的生命周期中青年的研究出发,再进一步开展对人的历史进化中青年的研究。到20世纪初,青年研究已经成为一种显学,受到了社会各界和学术界的高度重视。英国教育家E·Key在《儿童的世纪》(1900)一书中指出,青年从成人社会中分离出来的现象,应该算得上是一项人类文明进步的成果。“青年”、“青年期”的概念在近代社会中具有超越阶级概念的意义,在现代社会里同样表现在维持社会稳定和有序发展等方面。用解决青年问题的方法缓解阶级矛盾,是近代以来发达国家所展开的一项重要的社会行动。

  19世纪青年开始成为创新、革命、改革等理念的实践的主体,青年炙热的激情和呐喊给予大众以信心,成为当时群众运动的带头人。从1770年至1870年的一百年间逐渐形成了近代青年运动的革命传统。很快,青年群体的影响力被保守势力所重视,英国保守党中年青一代组织起了“青年英国党运动”。在阶级矛盾非常突出的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青年运动,主要通过各种仪式、开展大众教育、禁酒运动、和平运动等活动,力图从都市化、工业化的近代资本主义社会中解放开始出现异化现象的青年。开始注意到“青年”和“青年期”所具有的身体的本质与历史的本质这两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并且将道德概念从“青年”概念群中分离出来。既是作为主体的“青年”与作为客体的“年青人”的价值意识的区别,也是由青年主宰历史的进程,还是青年被历史的发展所支配的重要区别。20世纪初青年心理学的产生应该是对主体的“青年”和客体的“青年”最显著的学术领域的新标志。埃里克森在他著名的《自我发展与历史的变迁》(1946年)一文中就指出,在人类共同体的历史进程中个人的成长遵循着一定的周期性,强调有必要将自我心理学、人的生育史学从社会学、历史学、文化人类学中分离出来,构成对青年周期性研究和对青年历史性研究的两个学术体系。

  英国哲学家罗素在《道德的基准与社会的幸福》一文中用四个方面来概括道德的基准,即本能的幸福、友情与爱情、美的鉴赏与创造、对知识的爱。青春即是一种道德理念,同时“青春”的概念也属于诗性真理,自然地表现在作为它天然媒介的诗歌中,揭示人在成长过程中的崇高与精神领域的升华。诗性真理的本质有别于科学真理,诗性真理的直觉价值和崇高意义使对青春与青年研究不可能真正转换成以数理学为基础的自然科学的体系。

  同时,在20世纪初,青年的潜在可能性受到了更多的重视,对青年的研究扩展到青年生活的整个领域。从维多利亚时代的对青年自由放任转变为要求青年加强与成人社会同一化,加速投入到国内政治斗争和对外战争的第一线上去。英国的社会改革家C.罗素写到“在任何时代青年都担负着祖国和民族的未来。只有青年才有可能规划伟大的计划,才有可能将高尚的思想转变为行动。我们成人所能够做的就是将机会赋予青年,认真辅导并做出榜样。”③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夜,至少半数以上的青年受到了狭隘民族主义和保守主义的影响。1911年德国成立了具有明显保守倾向的“青年德意志联盟”,到1914年已经拥有75万会员。

  从1908年起,英国开始了有名的、贯穿于整个20世纪西方教育领域的少年童子军运动。以财阀和军队为后盾的童子军组织有着强烈的国家主义色彩,崇尚社会达尔文主义和国家至上的精神。当时,英国2/3的童子军干部后来或为高级军官,童子军与后备役军人组织“国民兵役联盟”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童子军的意识形态属于中产阶级的基督教清教伦理。1966年英国以成年男子为对象的调查显示,44%的中产阶层的男性曾经是童子军的成员,而劳动阶层的男性不超过25%。英国的童子军运动是中产阶级的功利主义和贵族阶级的骑士精神的一种混合体,其原型是与英国传统密切相关的19世纪中叶的福音主义的“少年部队”(Boys’Brigade),这体现了英国青年运动的一个侧面。

  与英国的青年运动同样的是,德国的青年运动的基本群众也属于中产阶级性质。1896年的德国“候鸟运动”(课外活动)与英国宗教传统文化与严格管理的军事化青年运动相反,不仅是向德国贵族社会风俗习惯的挑战,而且在运动的初期也反对德国军国主义的思潮,是一种带有反抗性质的青年运动。同一时期,法国浪漫主义画家德拉克洛瓦的著名油画《引导民众的自由女神》中所突出描绘的青年学生和流浪儿的形象,从艺术的层面宣示了青年群体的革命性质。当时,有1813年的青年意大利、1913年的自由德意志青年运动等政治团体和运动形式,还有青年欧洲、青年法国党、青年德国党等前卫的艺术运动和新启蒙运动。这些青年运动表现出对自由的追求,对传统教条的敌对;在政治立场上属于个人主义和无政府主义的范畴。但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德国青年运动主要以右翼的“青年国民联合”为主体;意大利、法国等国的青年运动的无阶级性、无党派性的形象也开始消失,渐渐失去了青年所特有的反抗与批判的精神。在青年批判的呐喊声逐渐低沉下去的地方,近代君主国家开始了向现代民族国家过渡的进程。

相关新闻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依靠文化自信坚定理想信念
阅读既是私人的事,也关乎传承
 
 
 
这些名字,习近平从未忘记
作家贾大山逝世20周年,河北日报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