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字如面,习近平的“尺素传情”
 
当前位置:主页 > 人文 > 人文研究 > 正文

人文图像中的江南:弹词的地域品格与审美风范

时间:2016-09-08 17:36     来源:阅江学刊     作者:崔蕴华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江南的人文地理环境造就了弹词的优雅情怀,弹词的吴侬软语也成为江南的文化标志。具体而言,弹词从两方面呈现出典型的江南图像:一是水乡的地域品格。二是苏州弹词与苏州园林的互文性审美关系

人文图像中的江南:弹词的地域品格与审美风范
【图语:苏州弹词】

  【原文出处】《阅江学刊》2011年6期

  【作者简介】崔蕴华,中国政法大学,北京 102249

  崔蕴华,女,山西长治人,博士,中国政法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主要从事中国文学、民间文化研究。

  【内容提要】 江南的人文地理环境造就了弹词的优雅情怀,弹词的吴侬软语也成为江南的文化标志。具体而言,弹词从两方面呈现出典型的江南图像:一是水乡的地域品格。经济之富足、人文之昌盛都使苏州弹词拥有了江南气质,充满了独特的地域文化认同性。区别于“燕赵悲歌”,弹词的故事大多充满水乡风情、文人雅趣;二是苏州弹词与苏州园林的互文性审美关系。弹词很多故事发生在园林之中,而苏州园林中也经常上演昆曲、弹词。从深层看,弹词与园林有着相似的构造理念与审美追求。

  【关 键 词】弹词/江南文化/市民群像

  中图分类号:I239.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分类号:1674-7089(2011)06-0107-07

  一、弹词与水乡:苏州弹词的地域品格

  弹词是中国南方说唱艺术的重要形式。弹词开篇《梅竹》云:“栽梅种竹近深闺,淡淡相交竹与梅。梅在竹边竹作伴,竹在梅边梅奉陪。”这首开篇描写的是竹与梅的相依相伴、款款深情。而弹词与苏州的关系正如词中所云“相亲相近”。苏州的人文地理环境造就了弹词的优雅情怀;弹词的吴依软语也成为苏州的文化标志。两者的结合是那么惬意。苏州自古以来水道纵横,小巷幽幽,桥影叠叠。唐代诗人杜荀鹤《送人游吴》诗云:“君到姑苏见,人家尽枕河,古宫闲地少,水巷小桥多。夜市卖菱藕,春船载绮罗。遥知未眠月,乡思在渔歌。”[1]陆广微《吴地记》写苏州“虹桥三百有余”。范成大《吴郡志》中云:“唐白居易诗曰:红栏三百九十桥,本朝杨备诗亦云:画桥四百。吴门桥梁之盛,自昔固然。今图籍所载者,三百五十九桥。”[2]这些桥成为水巷优美的身姿。歌唱水巷生活及其文化生态成为苏州弹词自觉的文化追求。当代弹词名家盛小云演唱的《姑苏水巷》也自豪地唱到家乡的美景:“卖花哎 卖花哎,幽幽水巷巷幽幽。我乘小舟水上游。快桨轻橹拱桥过,碧波清清抖绿绸。一条水巷画一幅,人家尽在画中留。姑嫂刺绣窗前坐,吴依软语轻轻流,一条水巷诗一首。垂钓翁,坐船头。放长线,下鱼钩,鲤鱼上天笑声稠。一条水巷弦一根,书场开张在新楼。琵琶声声脆,金嗓舒歌喉。乡音分外亲,乡情浓如酒。苏州评弹妙无俦。”此外,还有很多开篇如《姑苏好风光》、《我的家乡在苏州》都在吟咏这片灵动的江南土地。

  水巷风情背后是物产的丰富与经济的繁荣。朱长文《吴郡图经续记》载:“吴中地沃而物伙,其原隰之所育,湖海之所出,不可得而殚名也。其稼,则刈麦种禾,一岁再熟。稻有早晚,其名品甚繁……其果则黄柑香硕,郡以充贡。”[3]明代王锜《寓圃杂记》对当时苏州的经济繁盛状况有细致的描写:

  水巷中光彩耀目,游山之舫,载妓之舟,鱼贯于绿波朱阁之间,丝竹讴歌与市声相杂。凡上供锦绮、文具、花果、珍馐奇异之物,岁有所增,若刻丝累漆之属,自浙宋以来,其艺久废,今皆精妙,人性益巧而物产益多。至于人材辈出,尤为冠绝。[4]

  这段话表明,明初苏州曾经战乱,经济萧条。明成化年后,经济复苏,市井繁华,加以鱼米之乡的天然物产,使得苏州呈现出“光彩耀目”的都市景象。在此背景下,“丝竹讴歌”的文艺娱乐自然丰富多彩、灵动异常。具体而言,弹词的水巷风韵体现在以下一方面:

  (一)水乡故事

  经济之富足、人文之昌盛都使苏州弹词拥有了江南气质,充满了独特的地域文化认同性。区别于“燕赵悲歌”,弹词的故事大多充满水乡风情、文人雅趣。弹词中很多经典的故事都发生在苏州,典型者如《玉蜻蜓》,描写了苏州历史上申、张两家轶事。故事以苏州为核心展开叙述。申姓是明清时期苏州大族。而弹词中对申家的风流事体、家族纷争的描写则被视为对申姓的极大侮辱,所以,此书在苏州一度遭禁演:“今吴门申衙前犹禁演《玉蜻蜓》。”[5]后来申贵升之名改成金贵升。

  苏州石湖、阊门、南濠、虎丘等都被轻松写进作品,而虎丘成为其中最具文化活力的民间影像。袁中郎写苏州虎丘中秋“每至是日,倾城阖户,连臂而至。衣冠士女,下迨蔀屋,莫不靓妆丽服,重茵累席,置酒交衢间。从千人石上至山门,栉比如鳞,檀板丘积,樽罍云泻,远而望之,如雁落平沙,霞铺江上,雷辊电霍,无得而状。”[6]可以说,虎丘是苏州民众狂欢之地,文人雅集、百戏汇集,自然成为弹词的绝好题材。弹词中很多男女主人公在此相会、相知。更具风格的是《三笑》,叙述苏州名士唐伯虎游虎丘,遇到无锡华太师之夫人率领众丫鬟到禅寺烧香,而其中一婢秋香无意间的三笑让这位苏州才子心神荡漾,等华夫人返舟启程后,唐伯虎便雇一小舟追之。船家叫杜三官,会唱吴歌,于是唐寅便以一两银子一首歌的价钱让船家唱歌,以便引动秋香出舱听歌。这便是弹间中常常表演的《追舟》。

  优美的吴歌随着吴水荡漾,流淌的是苏州水乡的灵动之气,文人的多情和船家的市井幽默又为之平添了不少市井之气。真实的地名与虚构的人物一起构筑了苏州的文化记忆与地域符号。

  (二)水乡民俗

  苏州的民俗节令在弹词中呈现得十分丰富,其中较具特色的是端午节和中秋节。端午节是传统节令,各地都有活动。对于长江流域而言,端午龙舟活动依托水乡而更加丰富多彩。弹词中很多故事发生于端午节。《义妖传》是清代陈遇乾先生的代表作,描写白蛇与许仙的故事。卷九专门一章描写《端午》:“佳节期逢五月五,见门前户户贴灵符。人人多办蒲葵酒,榴花蓬草满街铺。艾叶为旗招吉庆,菖蒲剑斩妖魔”[7]。许仙因没有去看龙舟而给白蛇喝雄黄酒,致使白蛇显出原形。《玉蜻蜓》中金张氏端午节看龙舟,专门有人为她表演大型的龙舟竞赛活动,吸引了无数百姓观看。其中一个人叫朱四姐,因其扇子上缀有金氏祖传玉蜻蜓而引起金张氏的疑惑,在金张氏追问下才最终有了金氏后代的线索。

  又如八月十五中秋节。苏州民俗有“斋月宫”的说法,显然与京城“兔儿爷”的风俗不同。是晚,家家置供桌于月下,案上置香斗,供菱、石榴、柿子、栗子、白果等时令瓜果及月饼,焚香点烛,叫“斋月宫”。此俗在苏杭等地颇为流行。《白蛇传》“中秋”详细描写了苏杭一带的风俗:“一晃已到中秋佳节,苏州本有斋月宫、赏中秋的习俗。许仙到夜里,在后花园桂花厅前地坪上,用三张桌子搭成品字形,上面一副锃亮的锡烛台上,点着手臂粗烫金蜡烛。一只八角形的香斗,当中一根旗杆有五尺高,顶上用金纸包裹,稍下是一只四方形的斗,也用金银纸包贴。四面除点上高香外,还插着几十面五颜六色的三角镂空彩旗。后面供着几只玉盘。一盘是二枝刚起塘的塘藕;一盘是碧绿生青的莲蓬;一盘是深紫色的栗子;一盘橙黄带青的蜜橘;还有长生果、西瓜子、杏仁、胡桃;当中一只大水晶盘里放着一叠叠月饼,上面小、下面大,搭得如宝塔一座。香烟缭绕、烛光辉煌,照得一座小后花园犹如白昼一般。”[8]在瓜果梨桃、月色如水的映衬下,白蛇与许仙相亲相爱,共誓永久。节日成为爱情的最好见证。

  “轧神仙”是苏州独有的民俗节令。“轧”为苏州方言,意思为人多拥挤,相当于挤。《义妖传》卷八描写此风俗:

  (许仙问)为何今日街坊游人甚闹?二伙云:今乃四月十四吕祖诞期。苏郡乡风名曰轧神仙。一应医卜星相、九流三教并及小本摊场、苏杭杂货,多在彼赶集。……许仙此刻喜洋洋,挨进山门闹异常。众神塑得庄严相,两旁尽是摆雄场。……那一首热闹是茶坊,原来就是说书场。这一首神仙戏法人围绕,做的五鬼搬运法精良。[9]

  在节令及日常活动中听弹词成为苏州的民俗景观,颇具市井气息。与其他文化消费方式相比,听书带来的是独特的精神享受。《听书乐》开篇讲到听书的快乐:“世上乐事多多少,听书之乐乐如仙。世俗清雅凭共赏,高尚娱乐最清闲。有兴走向书场去,听书吃茶谈谈心。”[10]苏州书场的听书活动充满了苏州情调。余秋雨《白发苏州》云“这里的曲巷通不过堂皇的官娇……这里的弹唱有点撩人。”撩人的听书活动成为市井的大众化享乐方式。比起其他地域的曲艺场所,苏州的书场更加讲究。在书场除了可以听到迷人的故事,还有着无比丰富而细腻的感官享受。茶馆的茶水讲究专门顾挑水工到胥门外河里挑水。元旦时,书场还向老听客赠送元宝茶,把橄榄均匀地剥开,不去核,橄榄呈现“元宝”状,故起名“元宝茶”[11]。饿时可以来一碗“蟹壳黄”馒头,或焖肉面、爆鱼面。书场中当然少不了苏式点心,仅在书场所售美食便足以体现苏州饮食之丰富。《兰舫笔记》云“天下饮食衣服之侈未有如苏州者”[12]。这些吃食陪伴听客度过了一段段书场岁月。美味的饮食与苏州弹词互相映衬,充满市井的味道。

  (三)市民群像

  弹词中大量出现的苏州及周边地域的市民形象充满了江南气息。中国传统文学中向来不重视对庶民市井生活的描写,故事中充满了对帝王将相的宏大叙述。明代中后叶以来,冯梦龙所编《三言二拍》在题材上有所突破,冯氏本人便是江南人士,对江南城镇的市井描写成为其重要的贡献。而《金瓶梅》等长篇世情小说也为市井叙述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弹词在对苏州等江南市井生活的描述上可谓更加细致、生动。举凡算命、皂隶、船夫、店家、伙夫、师爷、闲民等可谓无所不包。船户如《大红袍》中的周四,还有前面所引用的《三笑》中的船家都十分传神。算命先生是弹词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如《大红袍》中的陆子文是一算命先生,他出场就遇到了生计问题,没有晚饭吃,但也能苦中取乐:“今夜夜饭唔没,买仔一点面条,路过三阿爹小菜摊,蒙俚照应,送把韭菜拨我。我想非菜下面倒也蛮好,不料家婆眼光勿灵,面全切断,韭菜根根囫囵。要想吃可惜淡而无味,屋里盐也无一粒,酱油也无一滴。只好拿起课筒里三个白铜钿去打酱油。”[13]这些描绘十分市井化。最有特点的算命先生当属《描金凤》中的钱志节。《描金凤》的贡献在于让一位江湖术士当了全书的主人。他嗜酒如命,性格狭促,却能在风雪天救下一位穷书生并把女儿许配给他;钱志节不学无术,从未与科举、朝廷等主流社会打过交道,却阴差阳错地因求雨而成为“国师”受到皇帝的礼遇。在朝堂上拜见皇帝时也与一般文人的恭敬严肃不同,用他小市民式的幽默讽刺当朝,却因可笑而赢得皇帝的喜爱。

  另一个典型市民形象是《白蛇传》中的药店小老板许仙。《白蛇传》中有个细节,许仙开始游湖遇雨时,他可惜新鞋,就脱下鞋来抱在身上,赤脚赶路,后来给白秀英主婢付船资,虽然热心知礼,付钱时却手发抖。在苏州时与娘子重逢,还怀疑那高楼房子是否仍是祠堂,还敲敲家具看是否结实,还要求四处观察一下,种种细节,有点可笑,典型地呈现出小商人的性格。弹词中还有一类形象也十分独特,即绍兴师爷。《顾鼎臣》中的朱恒是县衙里的师爷,他仗义执言,辩才可嘉。与杀人凶手在公堂上展开舌战,最终靠缜密的推理把对方驳倒。另外,喜婆、豆腐店老板、衙役等都娓娓道来,活灵活现。这种市井细民的描写在当代苏州作家笔下也十分出彩,如陆文夫的《小巷人物志》细致描绘了苏州水巷的市民生活,有学者说他有苏州地域文化色彩而区别于福克纳、沈从文的地域文化意识。[14]可以说,从明清以来弹词中的市井细民到当代小说中的小巷民众可谓一脉相承,它们都深刻描绘出了苏州市民一面斤斤计较,一面又苦中作乐的特点。

  市井气息的感性呈现当属语言。山温水软的地理环境造就了苏州语言温软的风格。清末的《海上花列传》被称为吴语小说的开山之作。其实,早在《海上花列传》之前,明末清初弹词中就已经出现了吴语的文学作品,至清中叶后更是层出不穷,令人眼花缭乱。苏白在明代从江南的流行语言成为士大夫的流行语言。越剧、昆曲、评弹都以苏白为标准音,甚至一开始的京剧都曾使用过苏白。古人云:“善操海内上下进退之权,苏人以为雅者,则四方随之而雅,俗者,则随而俗之。”弹词中大量唱本尤其是演出本是用吴语写成的。苏州话善于用押韵句式表达,十分朗朗上口。这些苏州话俗中带雅,念出来又十分好听,充分表现出吴语呢哝的灵动气息与市井风情。

相关新闻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依靠文化自信坚定理想信念
阅读既是私人的事,也关乎传承
 
 
 
这些名字,习近平从未忘记
作家贾大山逝世20周年,河北日报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