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贤 乡土 乡愁:探寻乡村振兴的文化力量
 
当前位置:主页 > 人文 > 人文名家 > 正文

传统与现代之间——余光中诗艺摭谈

时间:2017-12-20 17:19     来源:中国文化报     作者:杨景龙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余光中骚情雅意,与屈原关系最深。他清楚自己作为一个中国新诗人,承继的是屈原的精神和诗美遗泽。这种深刻的联系,缘于他和屈原在身份、心境上的契合认同。

传统与现代之间——余光中诗艺摭谈
【图语:余光中】

  余光中无疑是中国新诗史上一位标志性的诗人。在现代和传统之间,在古今诗歌的时间纵轴和中西诗歌的空间横轴交叉构成的纵横坐标上,他找到了自己的最佳立足点。他追求受过现代意识洗礼的“古典”,和有着深厚古典背景的“现代”。他说“汨罗江在蓝墨水的上游”,指出了新诗与以屈原为代表的古典诗歌传统一脉相承的联系。他对屈原、李白、杜甫、苏轼念念不忘,写了《漂给屈原》《寻李白》《湘逝》《夜读东坡》等许多题咏诗;他“自信半个姜白石还做得成”。从余光中与古典诗歌传统关系的角度,可以清楚地看到,他那永不释然的祖国情结主要来自屈原赋,他那天马行空般的纵逸才气主要来自李白诗,而他的雅致琢炼的语言风格则主要来自姜夔词。余光中置身现代生活,横接西方,沐欧风美雨;纵承诗骚,浸唐风宋韵。广泛地吸纳熔铸、冶多元传统于一炉的余光中,终于成就了杰出的新诗艺术。

  余光中骚情雅意,与屈原关系最深。他清楚自己作为一个中国新诗人,承继的是屈原的精神和诗美遗泽。这种深刻的联系,缘于他和屈原在身份、心境上的契合认同。屈原遭受流放、行吟泽畔的经历,“国无人莫吾知兮”的孤臣孽子的被遗弃感,和他对祖国、故乡的“虽九死其犹未悔”的无限热爱之情,都让余光中产生共鸣。余光中少经战乱,大半生都是在颠沛流离中度过的,漂泊感、异乡感始终如影随形般伴随着他。置身满目异俗的异国他乡,常有一种文化放逐感,他无法割舍对家乡祖国的深挚情恋,所以他无法不想到屈原并自比屈原。

  余光中既在身份心境上认同屈原,创作上也表现出乡愁与国爱一体不分的屈赋精神。他的大量乡愁主题诗歌中,浸透了渴望民族统一的爱国意识。这些乡愁诗的抒情主体,既是在思念亲人和家乡,又是在思念大陆和祖国。屈原式的乡愁和国爱,谱写出余光中诗歌的宏大交响乐曲的主旋律。他的名篇《乡愁》,便是把乡愁“母题”所包含的亲情、爱情、乡情和祖国情融合为一,语言虽然浅白,内涵却显得极为厚重。加之在形式上采用了由《诗经》作品确立的具有“原型”意味的复沓章法,更使这首诗易于流传。他的《当我死时》,即是屈原《哀郢》“狐死首丘”原型的展开。当余光中面对台北故宫博物院珍藏的一只“白玉苦瓜”,吟出“钟整个大陆的爱在一只苦瓜”时,我们毋宁把这诗句看作一种象征,他那屈原般的对故国九死不悔的执着的爱,已经全部凝聚到创造中国新诗艺术上,他要做承继屈原开创的伟大诗歌传统的“肖子”,这是他作为“茱萸之子”对乡土、对祖国的大爱,是他诗歌创作的内驱力和第一推动力。没有这种爱,就没有余光中向西方出发的现代寻求,和他及时告别西化的“浪子回头”,也没有他熔古今东西于一炉的卓越诗艺。

  如果说在身份境遇所决定的思想感情上,余光中最认同屈原,那么,在气质、才情和诗艺上,余光中最心仪的诗人就是李白。在余光中那里,李白就是中国诗人和诗歌的象征。追步李白,是余光中对自己的期许,写于1978年12月的《与永恒拔河·后记》中有这样一段话:“所求于缪斯者,再给我十年的机会,那时竟无鬼神俱惊的杰作,也就怨不得她了。”可知他的理想是写出李白式的“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杰作。余光中曾将李白与杜甫作过比较,在理性上他明知李白诗难学,但在创作中他还是恋恋不舍追摹李白,不仅传其衣钵,而且得其神髓。现代新诗人,旧学旧诗和西学西诗根底普遍较好,但在创作上能够融铸经史百家、驱遣诗词歌赋、点缀神话传说、出入古今中西者,似当首推余光中。新古典主义诗人的古雅之中多嫌拘谨、陈旧,唯余光中大气包举,运抟自如,饱满恣肆,淋漓酣畅,奇思妙想,出语惊人,有时“情来,气来,神来”,于盛唐、太白歌诗瑰玮绝世之风采,略得其仿佛。

相关新闻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文化自觉的起点
十八大以来儒学变迁之大势
 
 
 
“中国画”的12个说不清楚
常回家看看是爱的旋律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