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字如面,习近平的“尺素传情”
 
当前位置:主页 > 人文 > 人文名家 > 正文

陈垣对清史研究的贡献

时间:2016-09-06 16:28     来源:清史研究     作者:牛润珍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陈垣学术源于清学,从早期编辑《柱下备忘录》到晚年考证两封无名字无年月的信,其研究经历始终于清史、清学,在清人基础上,治宗教史、历史文献学和元史,并开辟清史研究新领域。

陈垣对清史研究的贡献
【图语:陈垣】

  陈垣(字援庵,以下称字)先生一生治学,于宗教史、历史文献学、元史成就卓越,特别是《元也里可温教考》、《元西域人华化考》、《通鉴胡注表微》等名作,折服学界,人皆称之为元史大家。其实,他还是一位清史大家,不仅是早期清史研究的开拓者之一,又是一集大成者。他一方面对清人的有关学术给予总结,建立了近代意义的史讳、年代、校勘等学科,另一方面在清史研究领域作出许多重要创获和贡献。本文拟就此对他的清史成就作一总结,以期有助于这一领域的研究。

  一、早期的清史研究与《柱下备忘录》的编纂

  援庵自幼受清学影响较深,清学影响来自两方面:即家族与学馆。其学虽无家承,直系家族中并无真正的读书人,但陈氏宗门内部不乏学者。清同治间,先辈陈焯“以一人独资之力,重刊武英殿二十四史附考证,版式古雅,以较殿本原刻尤为夺目,世称新会陈葄古堂本者,即其先德也”①。族人儒雅之风濡染了援庵。他12岁时,在学馆发现张之洞《书目答问》,“进而阅读《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以后几年中,又把这本书读了好几篇……掌握了比较丰富的目录学知识,为他后来从事史学研究和教学,打下了一良好的基础”②。《书目答问》、《四库提要》是清代两部重要的目录书。以后他潜心史学,阅读的第一部书是清人赵翼的《廿二史札记》,并将这部书拆开,按“史法”、“史事”重新编卷,曰:“赵瓯北札记廿二史,每史先考史法,次论史事。其自序云:‘此编多就正史纪、传、表、志中参互校勘,其有抵牾处自见,辄摘出’,所谓史法也。又云:‘古今风会之递变,政事之屡更,有关于治乱兴衰之故者,亦随所见附著之’,所谓史事也。今将原本史法之属隶于前,史事之属隶于后,各自分卷,以便检阅焉。”③又历数十年,反复钻研此书,于书中留下大量不同时代的批注,并自撰一联,曰:“百年史学推瓯北,万卷诗篇爱剑南。”在清学的诱导下,援庵步入了史学殿堂。

  援庵早年的清史研究,缘起于办报。他经常为《时事画报》、《震旦日报》撰写时论散文,搜集清朝官书里的排汉材料,借用清初掌故,议论时政,激发革命情绪,反抗满清政府。诸如《说满汉之界》、《国朝首请泯除满汉畛域者仁和杭堇甫先生》、《释奴才》、《满洲嫁娶仪》、《论政府对于浙人之恶感》、《对二十、二十一两日谕旨之舆论》、《调和满汉》等。他还将清代史料整理编辑成册,题曰《柱下备忘录》。1936年1月援庵接受北平《世界日报》记者茜频的采访,曾谈到了这部《柱下备忘录》。“首先他说明《柱下备忘录》的内容,这是清朝开国以来的掌故,依着年份编录成册,略同《啸亭杂录》,约有五六十万字,不过他对于材料选录很严格,而且有一个固定的目标,同时意义也很深长,很容易启发民族思想,可惜因为特别的缘故,一时不能刊行。当他说完这种内容的时候,搬出一尺多高的稿本,使我惊讶。”④

  1980年启功回忆说:“老师自己曾说,年轻时看清代的《十朝圣训》、《朱批谕旨》、《上谕内阁》等书,把各书按条剪开,分类归并,称它为《柱下备忘录》,整理出的问题,即是已发表的《宁远堂丛录》。可惜只发表了几条,仅是全份材料的几百分之一。”⑤所言《宁远堂丛录》数条,即援庵于1925年在《北京大学研究所国学周刊》发表的《奴才》、《武科》、《胡中藻案》和1933年在《辅仁美术月刊》发表的《查嗣庭轶事》、《许之渐轶事》、《何焯轶事》、《年羹尧轶事》、《钱名世轶事》、《方孝标方苞轶事》、《彭家屏轶事》等。《柱下备忘录》是援庵早年对清代史料的整理,亦是其清史研究的前期准备和基础工作。

相关新闻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依靠文化自信坚定理想信念
阅读既是私人的事,也关乎传承
 
 
 
这些名字,习近平从未忘记
作家贾大山逝世20周年,河北日报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