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字如面,习近平的“尺素传情”
 
当前位置:主页 > 人文 > 人文访谈 > 正文

对话牟钟鉴:精神的孔子,正在周游列国

时间:2016-09-12 12:32     来源:顾学文     作者:解放日报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 中华精神虽然已是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但基因是会变异的,基因遗传是会断裂的。我们要有危机感、紧迫感,要有忧患意识。有些人在不断否定传统文化,教育上重洋轻中、重智轻德、重理轻文,培养出很多高智商、精专业的博士,却没有中国心、道德魂。这实际上是做

对话牟钟鉴:精神的孔子,正在周游列国
【图语:牟钟鉴】

  原标题:对话牟钟鉴:精神的孔子,正在周游列国——对话中央民族大学教授牟钟鉴

  人物小传:牟钟鉴,1939年生,1965年北京大学哲学系中国哲学史方向研究生毕业,受教于冯友兰、任继愈先生。中央民族大学哲学与宗教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宗教学会顾问、国际儒学联合会副会长,获2012年度孔子文化奖个人奖。

  牟钟鉴,一位中国文化的守望者、拓新者:40多年中,他沉潜涵泳于中国哲学、宗教学的汪洋大海,努力用时代精神激活儒学的恒在价值。

  他的新著《中国文化的当下精神》,以精练、通俗的语言,阐释了中国文化的本质和当代价值。

  在接受记者独家专访时,年届八十的他对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发扬有忧虑——“中华精神虽然是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但基因是会变异的,遗传是会断裂的。我们要有危机感”;更有信心——“孔子的思想已经润于中国人的肌肤,浸入中国人的骨髓。精神的孔子正在周游列国。”

  经历了欧风美雨苏霜,

  更懂得中华民族的根和魂在文化

  解放周末:作为两千多年中华思想文化主导与底色的儒学,在经历了近百年西方文化的冲击后,迎来了复苏的春天。有学者认为,这是一种“文化复古”现象,而您将之形容为“原上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牟钟鉴:我认为,这是中华民族文化经历“扬弃”之后的一次螺旋式升华,是事物发展否定之否定的、客观辩证运动的表现。此刻,我们正在经历的,是中华文化自“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的又一次历史性变革,这一变革将开创一个崭新的时代,其深刻性尚有待于人们认真加以反思和觉解,更需要学界从学术理论的高度予以研讨和阐释。

  解放周末: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死而后生”?

  牟钟鉴:儒学在近代衰落而今复兴,且势头强劲,并非偶然,有其历史和时代的必然性,借用佛教用语,这是“契理契机”的显现。

  儒学博大精深,蕴含着丰富的宇宙、社会、人生智慧,凝结着东方道德文明的常道,因而内在生命力强大。但它在帝制社会后期一度被专制政治扭曲,趋于僵化保守,跟不上时代的前进步伐,其“有礼无仁”的形态反而成为社会革新的负能量。因此,它受到西方启蒙思潮和国内新兴变革力量的巨大冲击是不可避免的,这不仅是社会思想解放的需要,也是儒学再生的必要条件。

  对儒学而言,文化激进主义的批判既是一次严峻的考验,又是一次净身的冲洗。“文化大革命”从表面上看似乎使儒学陷于“灭顶之灾”,在客观上却使“反孔批儒”思潮走向极端,充分暴露出其危害性,为人们重新思考儒学的价值提供了反面的教训,也为儒学的回归创造了难得的机遇。

  解放周末: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也曾兴起过儒学热,但似乎并未持久。

  牟钟鉴:这次不一样,是各个领域的基层自觉自发地兴起热潮,而不光是一些领域的一些精英分子。我们明确把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作为建设文明强国的根基,文化方向拨正了,这样的文化热,会是稳定和持久的。

  近百年来,我们的文化自卑到了极点。“五四”是中国从传统向现代转型的第一次新文化运动,追求民主与科学,推进了中国现代改革事业;但提出“打倒孔家店”的口号,丢失了民族文化主体意识,没做哪些应该保留、哪些应该抛弃的辨析工作,就把传统文化一股脑儿扔掉了,比如提出要全盘西化,甚至提出要废除汉字。

  当然,这既是当时救亡图存的形势所逼,也是因为儒学自身失去了生命力,表现出来的腐朽和陈旧确实阻碍了中国社会的发展。

  解放周末:这种抛弃而非扬弃的思路,深刻影响了以后的文化发展。

  牟钟鉴:我们确实受益于西方文化,包括欧美的民主科学,十月革命带来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中国连续不断地进行革命,才推翻帝制、建立共和,得到了独立解放。解放后,我们又向前苏联学习。

  但是,再独立再解放,文化不自立,民族也不可能真正立于世界之林。在经历了欧风美雨苏霜,遍尝了酸甜苦辣之后,我们切身感受到,还是中华传统文化更符合我们的社会需要,能够安身立命,有益文明人生。

  我们要吸收世界文明的营养,用以充实新时代的精神生活,但民族的根和魂却在中华文化。实践证明,当初“全盘西化”论者企图用切断民族文化血脉的方式来“救中国”,无异于南辕北辙,不论结果如何,中国将逃不过做西方文化殖民地的悲惨命运。而这正是顾炎武所担心的仁义沦丧造成“亡天下”的恶果。他的担心虽未变成现实,但今日思之,依然需要警醒。

  孔子是打而不倒、批而不臭的,

  他的思想已浸入中国人的骨髓

  解放周末:历经磨难而不熄不灭,儒学为何有着如此顽劲的生命力?

  牟钟鉴:孔子创立的仁礼之学,为中华民族确立了仁和之道的人本主义精神方向,为社会提出了道德价值标准,这是民族的文化血脉、基本性格和文化基因,是中华文化的主导思想、中华民族的核心价值。不论朝代如何变动,不论制度如何改革,中华民族延续的基因血脉和凝聚的精神纽带始终是儒学为主导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否则中华民族就离散了。

  即使在反孔最激烈的年月,“五常八德”,即仁义礼智信、孝悌忠信礼义廉耻,在民间仍然是习焉不察的主流道德行为准则,它不是几次政治运动能够扫掉的,尽管它受到了很大的创伤。

  历史证明,孔子是打而不倒、批而不臭的,因为他活在中国人的心里,文明社会需要他,孔子的思想已经润于中国人的肌肤,浸入中国人的骨髓。

  解放周末:但这样的曲折与磨难,必然对儒学有所损伤,对今天人们正确认识儒学的面貌与价值带来遮蔽。

  牟钟鉴:是的。对儒学的误解、曲解,乃至戕害,一直都存在,不仅仅是那几场政治文化运动,而是2000多年里没有断过。

  一种误解是把别人说的话,安在孔孟头上。比如,汉武帝采纳了董仲舒的建议,把儒学升为官学,宣扬“五常”,使之成为中国人的基本道德规范,但他在“五常”之前加上了“三纲”,说:“子受命于父,臣妾受命于君,妻受命于夫。”到了东汉章帝时,官方推出《白虎通义》,确立“三纲六纪”,明确规定:“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三纲”和“五常”就这样被嫁接在了一起。儒学被批,“三纲”的宗法等级观念是很大一个原因,但它其实并不是孔孟说的。

  事实上,孔子虽有等级观念,但强调相互责任,其中包括人格的尊严。他说: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孟子更厉害,他对齐宣王说:“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

  解放周末:但“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确为孔子所言,这句话广被批判,认为孔子提倡君主专制主义。

  牟钟鉴:这就是对孔孟的另一种误解——没有正确理解他们的原意。

  孔子说“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本意是为了“正名”,即要求君、臣、父、子都要名实相符,各尽其责。但至于尽怎样的责、如何尽责,当时孔子没有说明,因而给后人留下了丰富的解释空间。孟子的解释是:“君臣有义,父子有亲,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而“三纲”却将之解释为,君、父、夫对臣、子、妻拥有至高无上、生杀予夺的绝对权利。这种解释当然更符合统治阶级的利益,所以历代君主都乐于采用和宣扬,并把这个观点强加在孔子身上。

  解放周末:从这样的君臣关系出发,历朝统治阶级极力宣扬愚忠,这也被认为是孔孟对世人的荼毒。

  牟钟鉴:在孔子那里,“忠”字主要并不表示忠于君主,更不是愚忠。

  统观《论语》,提到“忠”的有15篇,共17处,其中谈到忠君的只有两处。一处是《为政》篇,提到“孝慈则忠”,首先要求国君下慈于民,然后民才能忠君。另一处见《八佾》篇,“定公问:‘君使臣,臣事君,如之何?’孔子对曰:‘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同样,臣事君以忠,也是要以君使臣以礼为先决条件的。

  在《论语》中,孔子从未说过臣下要盲目顺从君主、君主对臣下可以生杀予夺。相反,对君臣两者的关系,孔子首先要求当国君居上位的要守礼,要以身作则。他说:“上好礼,则民莫敢不敬;上好义,则民莫敢不服;上好信,则民莫敢不用情。”“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他还说:“修己以安百姓”,认为当国君居上位的必须“好礼”,必须“修己”,才能使下面的人心服,才能安百姓。

  总之,在孔孟那里,君不是最高的,道才是最高的。孔孟皆有“以道事君,不可则止”的说法。但宋明以来,部分儒者对愚忠大力提倡,延展到民间,又提倡愚孝。二十四孝中有“郭巨埋儿”,那是伤天害理了,哪是什么孝?

  解放周末:面对种种误解,您提出了一个通俗易懂的口号——三纲不能有,五常不能丢,八德都要有。

  牟钟鉴:必须有所澄清,不能再以讹传讹。孔孟根本没有提过“三纲”,那就不要再提了。“三纲”抑制了“五常”,只有铲除了“三纲”,才能充分释放“五常”所含有的平等、和谐、有序、诚信的正能量。

  即使保留和提倡“五常八德”,也要与时俱进。那些繁琐的礼今天还要它干吗?但文明礼貌总是要有的,诚信难道可以不要吗?该留的留,该丢的丢,留下的东西也要做进一步的阐释,赋予它新的内容。

  儒学是座宝库,

  “仁恕通和刚毅”六字是精华

  解放周末:王阳明曾批评那些不珍惜孔子真精神的人是“不识自家无尽藏,沿街持钵效贫儿”。今天我们继承儒学,应该牢牢抓住哪些最核心、最本质的内容?

  牟钟鉴:儒学是座宝库,所以王阳明说“无尽藏”,但说到最精华的内容,我倾向于把它归结为“仁恕通和刚毅”六个字。

  中华文明首先推崇仁爱,把爱人作为最高信仰。孔子讲泛爱众而亲仁,孟子讲仁者爱人,从爱亲人推而爱他人爱社会爱万物,视天下犹一家,视万物犹一体,尊重生命,关爱他人,是中华共同体存在的根本价值依据。

  儒学仁爱之道与西方基督教的爱人如己及法国大革命提出的博爱是相通的,但又有所不同。在儒家看来,爱心来自人的本性,不由上帝赋予,不以爱神为前提,乃是人类共同体正常生活的内在需要。

  儒学仁爱之道的最大特点是落实为忠恕之道。忠道就是尽己之心帮助他人,“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希望他人自立发达,但不把自己的方式强加于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就是恕道了,其中包含着平等互尊的要素。孔子最看重恕道了,而今天人类文明关系上恰恰最缺少恕道,往往强者唯我独尊,不懂得尊重和关爱他者。有了恕道,新型国际关系就好建立了。

  解放周末:这使儒学具有了超越等级制度和文化征服局限的生命力,为当今人类多元文化实现和谐共生提供合理的文明途径。

  牟钟鉴:是的,仁爱情怀再进一步落实便是通和之道。

  中华民族是一个很大的文化共同体,其民族格局是多元一体,其文化模式是多元通和,血脉流长,纽带坚固。其缘由,一方面有以儒为主、佛道为辅的文化内核,向心力强,另一方面讲和而不同、殊途同归、尊重差异,不同的文化渐行渐近,彼此感通互摄,以和谐为主旋律,有冲突而没有宗教战争。因此,通和是最理想的族际关系与文明关系。

  解放周末:这种通和之道,是否就是人们熟知的、曾被猛烈批判的儒家中庸之道?

  牟钟鉴:可以这样理解。中庸之道是有其价值的。儒学不把自己看成绝对真理,它的重点不在向社会提供某种信仰或学说,而是向社会提供不同信仰、学说之间相处的智慧,即协调多元文化的智慧,相信“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反对极化思维与行为,提倡“和而不同”。

  这种兼收并蓄、包容多样的深厚传统,养成了执中、稳健、妥协、温和的民族性格,不易滋长极端主义。因此,中华文明不会成为任何其他文明的对手,只会成为朋友与伙伴。

  解放周末:温和会否变成一种绵软?

  牟钟鉴:儒学既提倡“和而不同”,也强调“和而不流”,中华民族是坚守文明底线的,有仁恕通和的温润、包纳利他的博大,也不乏刚直毅勇之质,中华民族历史上因而出现了一代又一代的仁人志士,他们有操守有担当,在民族艰难危急时刻挺身而出,挽狂澜于既倒,开辟出民族复兴之新路。孔子说:“刚毅木讷近仁”,“质直而好义”。曾子说:“士不可以不弘毅”。孟子更是阐扬“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豪迈气概。

  没有文化的自觉自爱,

  是不可能真正爱国的

  解放周末:您曾说,自己这一辈子,一直在努力用时代精神激活儒学的恒在价值,以实现明体达用的目标。但也有一种观点认为,孔子之后的学说千人千面,都是“伪孔子”。

  牟钟鉴:这是不对的。离开了仁和之道却打着孔子的旗号,或者口是心非、表里不一,才是伪孔子。不断创新、日日新、又日新的孔子学说,正是孔子思想有生命活力的体现。

  我大半生读《论语》,到现在也没读完。经典是永远读不完的,否则就不是经典。《论语》是个孵化器,能启发出许多智慧,你可以根据自己的体会,根据当下的情况去发挥。

  教育家、中国思想史专家匡亚明提出研究古代思想家要把握“三义”:本义、他义、我义。本义即思想家文本的精确内涵,研究者首先要考订清楚;他义是此前学界研究成果,至少是有代表性的成果,研究者要广泛收集,认真参考;我义是研究者独特的见解,要比前人有所突破,有所进步,有所提升。这就是综合创新。

  解放周末:在当代历史条件下,什么是儒学综合创新的重要面向?

  牟钟鉴:重点应该是如何在文化上推动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的融合,实现相摄互补。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指出,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必须立足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现代化和社会转型中矛盾层出不穷,需要传统道德维系社会稳定,以保证市场经济健康发展。中国自古就有儒商传统,儒家早已吸收管子“仓廪实知礼节,衣食足知荣辱”的思想,重视工商事业。近代以来出现的晋商、徽商以及海外华商,都强调以义导利、诚信不欺、回馈社会,这些都促进了现代工商文明的发展。

  欧美现代化过程中有改革后的基督教道德维持精神生活,韩国与中国台湾地区在经济起飞中有改良的儒家传统美德在配合市场化过程,文化上都未出现断裂。在海外华人华侨中,“五常八德”依然是为人处世的主流价值观,超越了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的界域,成为凝聚中华民族的精神纽带。

  我奇怪,为什么总有人把儒学与现代化、与市场经济对立起来。孔子认可求富贵是人的本性,学生子贡就是一位儒商。老百姓最根本的需求是把日子过好,儒学就讲以民为本。孟子说:“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鸡豚狗彘之畜,无失其时,七十者可以食肉矣。百亩之田,勿夺其时,八口之家可以无饥矣。谨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义,颁白者不负戴于道路矣。”

  发展经济很重要,但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出现拜金主义等负面东西,儒学要配合市场经济的发展,实现义理的统一。儒学如果不能促进经济的发展,就不可能有前途。

  儒学还在其他很多领域有前途,比如乡村的治理。我参与创办了尼山圣源书院,八年了,我们一直在山东农村地区,为村民讲授《弟子规》《孝经》《论语》等经典,从孝道入手,再倡乡村儒学,启迪百姓心智,重建伦理秩序。城市化进程中,农村被空心化,出现了很多问题,儒学要在乡村治理上发挥作用。中国历史上“皇权不下县”,乡村道德靠的就是儒学,管理上实行了地方自治。

  解放周末:儒学不仅对内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国际上对儒学的认识,也正迎来一个新的高峰。

  牟钟鉴:精神的孔子正在周游列国。

  早在1994年,国际儒学联合会成立,成为中国与世界各国文明交流的重要平台。2014年10月,以美国学者安乐哲为首,在夏威夷成立了世界儒学文化研究联合会,成为海外多国研究儒学的重镇,为沟通儒学与世界文明的交流互鉴、特别是中美之间的文化理解互尊,构筑了一条新的重要渠道。

  人类不缺少发展的智慧,而是缺少协调的智慧,尤其缺少协调民族和国家之间关系的智慧,恰恰在这方面,儒学所积累的经验和蕴含的远见卓识,可以向当代人类提供走出困境的光明之路。1988年,部分诺贝尔奖获得者在巴黎集会,就提出人类要在21世纪生存下去,必须回首2500年前,从孔子那里吸取智慧。

  解放周末:作为中国人,更该珍惜、真解、创新儒学。

  牟钟鉴:爱国的最深层是爱中华文化,没有文化的自觉自爱,是不可能真正爱国的。

  中华精神虽然已是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但基因是会变异的,基因遗传是会断裂的。我们要有危机感、紧迫感,要有忧患意识。有些人在不断否定传统文化,教育上重洋轻中、重智轻德、重理轻文,培养出很多高智商、精专业的博士,却没有中国心、道德魂。这实际上是做着“去中国化”的蠢事,应该猛醒了。对话牟钟鉴:精神的孔子,正在周游列国

    相关新闻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依靠文化自信坚定理想信念
    阅读既是私人的事,也关乎传承
     
     
     
    这些名字,习近平从未忘记
    作家贾大山逝世20周年,河北日报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