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化来》摄制组参礼苏州寒山寺
 
当前位置:主页 > 人文 > 人文典籍 > 正文

《赵熙题刻辑》出版

时间:2017-09-29 11:41     来源:立身国学网     作者:综合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赵熙题刻辑》成书是何等的艰辛,六十多处摩崖、石壁、碑版、匾联、拓片分散在各地,且多数还在野外,这给搜集者带来多大困难。时光荏苒,一年多时间里,作者不知跑了多少路,攀爬了多少崖壁,拨开了多少杂草……日晒雨淋,经风雨见彩虹,拍回了无数照片。接着是一系列的佐证真伪、内容注释、写出解释、反复校对。

  《赵熙题刻辑》出版
【图语:《赵熙题刻辑》】

  序

  陈代星

  2012年,我主编的《二十世纪四川书法名家研究丛书·赵熙卷》,由四川出版集团、四川美术出版社联合出版后,在全国文化艺术界引起了较大反响。时有书法家宋青山学弟邀约我到荣县长山、双古、墨林等乡镇去,为刊刻在崖壁上的赵熙题刻书法拍照,并提出由我担纲再编写一本赵熙的碑版石刻书法集子。当时我虽也承诺了,但后来被俗事纠缠耽过而终未成行。

  去年,一位戴眼镜的斯文人找到我,说自贡市盐业历史博物馆支持他编一本有关赵熙题刻的书法集子,他就是当下摆在我面前的这本《赵熙题刻辑》的主要作者陈述琪先生。当时,我就毫不犹豫地支持述琪去做这件功德无量的大好事。我的观点是,此事有人去做总是对社会的贡献,更何况是丰富故乡先贤的文化成果,支持责无旁贷。

  昨晚深夜,接到青山电话,说《赵熙题刻辑》已写完,请余为之序,又接盐史馆程龙刚电话拜托之。当我看到这本厚达二百多页的集子时,真被赵尧老煌煌巨富的题刻作品所折服了。伟哉,香宋翁!于是深感诚惶诚恐,不敢懈怠,悉心提笔为之序。

  旭水东流,风物长固。香宋墨迹,皇然著述。入石勒碑,遗韵广布。搜罗列编,子孙进悟。文运昌盛,志士建树。钻高弥坚,共筑艺圃。

  斯翁赵熙,字尧生,号香宋,四川荣县人。晚清大名士、诗人、书法家、词家、戏剧家、教育家。官由翰林至御史,直声天地,名重京华。赵熙于书法,临池不断,创作不息,其书法艺术时辈难与抗行。“荣县赵字”独步天下,锦官城坊间就流传有“家有赵翁书,斯人才不俗”之谚语,可见赵字甚为时重。

  荣县是赵熙的故乡,石碑崖壁间、匾额楹柱上随处可见赵香宋的书法题刻遗迹。赵熙一生绝大部分时间,逸兴游历于巴山蜀水间,故自贡、乐山、成都、泸州、重庆等地都是赵熙旅居最多的地方,因而亦留下了众多题刻。比如,市盐史馆收藏有“会济善堂记碑”、乐山乌尤寺“灵山法海”摩崖石刻、成都人民公园“辛亥秋保路死事纪念碑”、泸州“川南师范学堂”匾额等。

  峨眉山是赵熙先后八次游胜之地,留下的楹联、诗词、题书、题辞、碑刻亦不少;而乐山乌尤寺更乃赵熙书法海洋,世称“赵家山”。据说大书法家郭沫若游乌尤寺,有寺僧求留墨宝。沫若说:“有尧老宝书,我就不写了吧!”吾以为,学生不题字,是对老师的恭敬。吾平生尤敬沫若先生两点,一点是超越众生,敢“站在地球边上放号”;二点是恭敬师长,不越礼数,这就是大家风范。再从另外角度看,也可更深层地领略到了赵熙书法艺术的时空魅力。

  《赵熙题刻辑》成书是何等的艰辛,六十多处摩崖、石壁、碑版、匾联、拓片分散在各地,且多数还在野外,这给搜集者带来多大困难。时光荏苒,一年多时间里,作者不知跑了多少路,攀爬了多少崖壁,拨开了多少杂草……日晒雨淋,经风雨见彩虹,拍回了无数照片。接着是一系列的佐证真伪、内容注释、写出解释、反复校对。

  书稿初成,龙刚对全书构成,对照片、注释乃至按语都细心审订,付出了极大的心血。洋洋洒洒二百多页终成果实,可喜可贺。实话道之,若没青山之创意,述琪、龙刚之坚毅,焉有此书之成。他们历经千般辛劳,又给赵尧老的艺术宝库,拾掇回了好多遗落在莽野间的珍珠宝贝。这些宝贝将在人世间越益散发出璀璨的光辉,照耀着一代代后来之人从这里出发,或走向书法的殿堂成为行家名手,或奔向文学的祭坛获得无限殊荣。故有曰,《赵熙题刻辑》的完成善莫大焉!

  值此书付梓之际,缀结数言,一为作者祝贺,二是聊以为序。

  2017年初春于游艺堂

  (陈代星, 文艺评论家,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四川省书法家协会理事、理论委员会委员。)

  后 记

  自贡作为“千年盐都”, 历史悠久,人文荟萃,拥有丰厚的历史文化遗产。其中,题刻是自贡历史文化遗产重要的组成部分和载体。自贡碑刻无论形制还是内容都是十分丰富多彩的,不仅有碑刻,还有摩崖刻石、墓志墓表、建筑刻石等。在极为丰富的自贡碑刻中,赵熙题刻则是最具代表性的,其数量之多、刻工之精、书法之美、内容之丰,堪称自贡题刻之首,无人可与之相伯仲。赵熙题刻在其家乡荣县最为浓墨重彩,其次在乐山乌尤寺、峨眉山、泸州、内江、成都等地也为数可观。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长期以来赵熙题刻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和有效的保护,大多散落荒郊崇岭任其浸漶湮没,正在飞速地消失,面临濒危的局面。正如金石家陆增祥曾言:“金有时毁,石有时泐,赖墨本以传之。”为了对赵熙题刻进行留影、拓片、立挡,2015年,我们受自贡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和自贡市盐业历史博物馆的委托,开展了四川境内特别是自贡市域范围内赵熙题刻的野外、寺庙、馆舍等的调查、搜集工作。

  接受任务后,我们不敢心存丝毫之怠慢,拟定了“两段实施,由近及远”的总体调查方案。第一阶段,邀请熟知荣县风物的县作协主席余仕清和采风足迹走遍荣县所有乡镇的市作协会员王林两位先生,对调查作出精心安排。在为期两个多月的调查中,实地调查了自贡荣县、自流井区、贡井区、沿滩区和内江威远县等行政区域内的赵熙题刻。第二阶段,我们展开对成都、乐山、峨眉山、泸州等地的赵熙题刻进行调查。四川理工学院李树民教授、文艺评论家陈代星先生为这阶段的调查工作提出了许多真知灼见,并提供了大量的文献资料。

  每一次调查,我们跋山涉水,披荆斩棘,忍受蚊叮蜂蛰,克服了种种难以想象的艰险。在大雾弥漫的山地公路上,在荆棘丛生的深山老林中,在险象迭出的悬崖绝壁间,都留下了我们调查的身影。通过深入细致的实地调查,我们取得了第一手资料,对赵熙题刻的背景、内容、类型、分布、数量、保存现状、历史价值等有了全面而系统的掌握和认识。

  为了“补史之缺,参史之错,详史之略,继史之无”( 清·章学诚语),我们将此次调查研究成果编著成《赵熙题刻辑》一书。本书收录赵熙题刻共62种,其中摩崖16种、碑碣15种、匾联11种、拓片20种,凡112件,选图127幅。另外,我们以“附录” 载入《赵熙题刻基本情况汇总一览表》,以“表”记事,有索引之作用。

  书稿既成,付梓之际,惶惶恐恐,感慨万端。赵熙题刻的调查工作和本书的编写出版得到荣县人民政府和自贡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的大力支持。自贡市盐业历史博物馆宋青山先生对此十分关心,并给予了悉心指导。书画家、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陈代星先生于百忙之中为本书作序。四川理工学院教授、赵熙研究专家李树民先生不仅参加赵熙题刻的部分野外调查,而且欣然为本书撰写概论。另外,赵熙题刻的调查及本书的编写工作还得到荣县文体旅游广电和新闻出版局、荣县文物管理所、乐山乌尤寺、泸州梓橦路小学、所到乡镇村组等单位,以及余仕清、陈星生、曾德、王林、吴远福、钟永新、巫德生、张华、杨觐忆、丁玉祥、邹权等诸君的鼎力帮助。在此,我们一并深致谢忱。

  编著者

  2016年12月11日于盐都自贡《赵熙题刻辑》出版

    相关新闻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教育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奠基
    《赵熙题刻辑》出版
     
     
     
    王仁杰:“戏曲落后三百年”之思
    儒家的悌道:兄友弟恭 笃爱意诚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